网文出海“进化论”:从翻译到原创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志象网”(ID:passagegroup),作者:刘荻青,经授权发布。

2017年,西班牙人Alemillach第一次接触英文版的中国“网文”,一年后,他决定尝试网文写作。

Alemillach告诉志象网(The Passage),2017年,阅文集团的海外门户起点国际(下称“Webnovel”)App发布时,他开始在平台上阅读翻译成英文的中国网文。后来,平台推出Inkstone项目,鼓励读者创作原创小说,一周后,他决定要在平台上写连载小说。

“连续几周,我的原创作品《最终愿望系统(Last Wish System)》蝉联平台阅读量第一。然后,在2018年4月16日,我收到了Webnovel工作人员的消息,问我愿不愿意和平台签约,读完合同的那一刻,我就决定了。” Alemillach说。

随着作品更新,Alemillach和平台读者间的联系也越来越紧密,“有一段时间,因为生病,没有办法走出家门上班,在家里养病那段,我也在持续更新文章,知道有那么多读者在等着阅读我的作品,如果停止更新,我会觉得对不起支持我的这些读者。”

Alemillach之前从来没有写过小说,做着和写作完全不相关的工作,他说,和一般作家相比,写网络小说的收入更“不稳定”,但是这份工作的报酬也远远高于做一份普通的工作。

“我马上就要结束《最终愿望系统(Last Wish System)》的更新,现在我正在创作这部作品的前传,这个月就会开始在Webnovel上更新。网文写作确实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巨大改变,一个非常好的改变。”他说。

Alemillach的故事,就是中国网文出海发展至今的一个缩影。早期,通过出售网络小说版权,中国网文开始出海。随着海外读者对中国网文兴趣日渐浓厚,中国公司开始将网文翻译成当地语言,批量输出至东南亚、欧美、日韩等国。现在,网文IP影视化引得海外观众追捧,中国网文正以一种更丰富的形式走向全球。

网文出海3.0时代

如果从海外读者通过海外出版授权,接触到中国网络小说开始算起,距离中国网文首次出海已有十几年的时间。

2000年初,国内网络文学处在萌芽阶段,起点中文网(即现在的阅文)就在这个时候创立。据艾瑞咨询《中国网络文学出海白皮书》,2004年,起点中文网开始向全世界出售网络小说版权,海外读者通过海外出版授权接触到了中国网络文学。开启了网文出海早期时代。

不少海外读者出于喜爱,开始自发翻译中国网文,继而传播到更多受众群体当中,逐渐形成了一种模式。在此推动下,2014年底,北美中国网文翻译网站Wuxiaworld和Gravity Tales建站。2015年,掌阅开始布局海外市场,2017年5月,阅文推出了海外英文网站Webnovel。各个平台开始规模化提供翻译作品,海外读者有了更加便捷的阅读渠道。网文出海中期时代,作品的规模化翻译是典型特征。

仅停留在将中国网文翻译阶段,并不能体现网文出海的生命力。到了网文出海后期,平台开始签约海外原创作者。同时将中国网文IP改编的影视化作品输出到海外。

具体来说,平台开始尝试本土化运营,培养本地原创作者,用当地语言进行创作,生产更符合本地受众阅读习惯的作品。一时间,平台上增加了更多海外原创作品,也吸引了更多本地读者。像Alemillach一样,越来越多的海外作者通过中国平台实现了作家梦,收获了读者的喜爱,通过读者付费阅读模式,更多的原创作者因此获得了不菲的收入。

与此同时,在中国观众每周乐此不疲地等待着海外剧集更新时,海外观众也加入了追剧大军,这些“催更”的海外观众,都在等待着中国电视剧的“熟肉”。

由唐七公子首发在晋江上的“三生三世系列”改编的《三生三世枕上书》,通过仙恋题材表达了东方情感,在腾讯视频海外站WeTV,Rakuten Viki、Viu等海外发行平台上线以来,引发海外观众的追剧热潮,连续多周位居泰国、印尼、越南、菲律宾、马来西亚视频平台周播量第一。由阅文IP改编的电视剧《扶摇》也在欧美主流视频网站同步上线,并在马来西亚、新加坡等东南亚地区的电视台播出。

而由网文IP改编的电视剧《陈情令》《庆余年》《将夜2》除了收割了大批海外粉,也让不少没有读过原著的剧迷翻出了小说,重新温习剧中情节,让网文原著再度翻红。

除了以影视化形式直接输出至海外,中国网文公司还选择和海外公司展开合作,投资海外网文企业等方式,丰富了网文出海的形态。

2018年中旬,阅文旗下的作品《许你万丈光芒好》向越南授权影视改编,由越南河内白明股份公司负责改编剧的拍摄制作。同年10月,阅文战略投资了韩国网文企业Munpia,后者将作为起点国际进入韩国网文市场的渠道。

如今,中国网文出海不仅仅局限于文字,也逐渐拓展到有声书、漫画、游戏、影视、手游等形式,连尚文学CEO王小书认为,“网文出海将更受关注,无论是中文作品的翻译和传播,还是海外作者的培育,都将是2020年行业重点关注和布局的方向。”

同时,他认为,人工智能行业和5G 的发展也将对网文行业起到一定促进作用。大数据、AI翻译等技术将促进网文行业的有声开发和海外传播。而5G技术可以丰富移动文娱的形态,促进互动内容和自制内容的兴起,特别是创作视频内容,可能将会成为网文行业发展的新方向。

网文公司出海“本地化“

在国内,像阅文、连尚、掌阅等规模较大的公司,出海早期大多选择向海外公司出售作品版权,如今,培养本地创作者的出海模式逐渐成形。

但还有部分中国创业公司,选择直接打入海外市场。例如Dreame,HiRead等平台主要采用长篇连载的付费模式,其中,Dreame的App上线1年多时间,就冲到了欧美付费排行榜前列。

Dreame的主要市场集中在美国、加拿大、英国、澳大利亚,目前也在拓展东南亚、欧洲市场。Dreame的相关人士认为,作者生态是产品的核心竞争力,因此,平台在海外市场招募当地原创作者,收录的所有作品都是原创小说。目前,平台拥有3000多名原创作者,约有3万本原创小说。

而像阅文、连尚、掌阅等公司在网文出海市场选择上,大多以东南亚国家作为首站。网文出海公司商务负责人Ryan对志象网(The Passage)表示,从文化角度来说,大多中国公司选择先进入东南亚市场,并且最初以翻译中国网文作品的方式进入海外市场,要考虑当地读者是否感兴趣,东南亚国家作为首选,与其和中国文化具备一定的相似性不无关系。

作为一种初级的娱乐形式,网文内容是否贴近读者的生活环境、历史文化,与能否吸引到当地读者有很大联系。掌阅海外事业部负责也曾表示,东南亚受中华文化影响较多,相对来说,东南亚读者对中国网文作品更容易产生共鸣,当地读者对言情类、历史类的中国网文接受度都比较好。

另一位原网文出海从业者Brandon对志象网(The Passage)表示,从市场角度考虑,大公司进入海外发展中国家求量不求钱。这些国家的付费习惯一般,在有限情况下,中国企业不会投入很多内容成本,会综合考虑看哪一种变现模式比较适合这个地区。从大公司的长远布局来看,以东南亚市场为例,等这些市场成熟起来,再去收割创作和消费端。

但依靠文化相似性这套模式并非万能。泰国红山出版集团版权总监俞春华曾说,泰国读者比较喜欢原创小说,有些书在中国可能很受欢迎,但到了泰国却水土不服。现在,这也是许多中国网文出海公司在追赶的方向,找寻当地作者,创作原创网文。

在Ryan看来,翻译作品打不过原创作品,海外国家网文的趋势和流行风格是被原创作品引领出来的。翻译作品割裂了作者和读者的互动关系,割裂了两者之间的经济生态。

他说,“市场是跟着核心用户走的,网文的核心用户是作者,只有作者产生优质作品才能牵引着市场向前推进,而翻译作品很难把当地作者、内容生态带火起来。”

虽然有不少中国内容出海企业直接扎根海外,但与成熟的国内网文市场相比,海外网文市场仍处在比较初级的阶段。其中之一就体现在,海外原创作者不如中国市场充足。

这就需要读者不断刺激和激励作者。Ryan称,读者和作者之间的互动,能够给作者带来灵感和写作线索,可以说,好的网文是作者和头部粉丝一起运作的结果;网文作者因此得到经济收益,并且有收入作为激励,是网文作者能不断创作,并生产出头部作品的关键。

而在市场选择上,和先翻译网文的大公司打法不同,在海外只做原创网文的公司,考虑的是哪个市场体量大,就先布局哪个市场。所以不少做原创作品的公司首选英语系国家,也是因为英语覆盖范围广,人才多,用户付费能力较强。

除了东南亚、欧美、日韩等市场外,大公司新近瞄准了非洲市场。作为娱乐方式的一种,阅读占用的成本极低,Ryan认为,从这个角度考虑,非洲市场还是有很大潜力。但在Brandon看来,大公司正试着切入处在发展初期阶段的非洲市场,但对网文出海创业公司来说,现在还不到时机。

而网文出海大公司和深耕海外的创企,在海外原创内容生产这条路上早已狭路相逢。被问到两者是否会在海外有一场竞争,Ryan说,“不像工具类的产品出海,内容间是不存在竞争的,永远是自己和自己的竞争,文章写的好不好和自身的生态有关。”

(文中Ryan、Brandon为化名)

上一篇:LVMH精打细算推迟收购Tiffany,意欲在二级市场抄底
下一篇:疫情期间的消费数据里,隐藏了多少惊人的商业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